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学院首页      |     学院新闻      |     院部动态      |     民生讲堂      |     媒体民生
                               视频新闻      |     图片新闻      |     菁菁校园      |     电子院报      |     官方微博

凤凰已逝 百鸟皆鸣

作者:贾明明 来源:原创 时间: 2016-05-27 点击: 责任编辑:王晓枫

    吴天明导演的遗作《百鸟朝凤》像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者将过去的事情娓娓道来,故事套路返璞归真,影像风格凝重厚实,传统民俗悲戚浓郁,哀婉乐歌悲天悯人,有如中国农村版的《爆裂鼓手》,融注了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沉重思考。


一代一代,唢呐传情

    天鸣父亲从小就想成为一名唢呐匠,苦于没有师傅收他而把对唢呐的希望寄托在儿子天鸣身上;师父焦三爷将自己的绝艺《百鸟朝凤》传授给天鸣,望他能够唢呐离口不离手,导演借此表达了“传承”的概念,前者是传梦、传身,后者是传艺、传情。

    师徒情缘因一滴眼泪得以维系,唢呐王后继有人。当焦三爷把自己做学徒时的第一把唢呐传给天鸣时语重心长地说:“咱们唢呐也是匠活儿,是匠活儿,就得有人把责任负起来。”小天鸣似懂非懂,眼泪哗哗直掉,那个时候在他心里师父只是天底下唢呐吹的最好的手艺人,一直对师父毕恭毕敬。直到到后来看到师父不畏权贵,不肯为垄断资本家吹奏《百鸟朝凤》,却无偿为打鬼子、趋土匪的公仆吐血吹奏,才懂得师父是真正的传承者,是坚守的灵魂,是遗世的背影。自己对师父发了誓,也要像师父一样把生命熔铸进唢呐的芯子和铜管里。在这里导演用细腻的手法刻画了两代唢呐匠人为了信念坚守而产生的师徒情、父子情、兄弟情,感人肺腑。


世易时移,唢呐凋零

    中国老一代的民俗文化——唢呐,一脉相承,从曾经的德高望重、不可或缺的尊贵地位到现如今的消弭凋零,导演也从侧面向观众展示了中国社会世易时移的变迁。西洋乐队的出现,是传统民俗文化与外来文化的第一次正面交锋。导演运用颇为巧妙的电影手法,空中突然惊现一声如雷巨响,暗示着中国传统文化与新文化即将要发生一场大碰撞。这一声巨响也或许是来自导演的警告,本土文化突然遭遇外来文化的入侵,势必会引发一场大规模的变动,唢呐是扶摇直上,还是被吞噬湮灭?

    焦三爷在天鸣出现怪异举动后忙追问他在找什么,这实际上也是导演个人对观众的一种变相询问,他在找什么?也许是唢呐所代表的传统民俗不复存在的鼎盛时期,也许是导演自己想找寻什么?头可断,血可流,唢呐艺人的尊严不可丢,唢呐艺人们怎能心甘情愿的任人宰割,你为刀俎,我为鱼肉。此时导演在设计双方对抗的构图上精巧的有些不实在,西洋乐队的表演占据了荧幕的四分之三还多,而唢呐的表演画面仅小小的一隅,直观的道出了唢呐正处于下风的悲惨事实。

    焦三爷起初是倚老卖老的傲慢乐师,之后他吐血演奏《百鸟朝凤》,躺在病床上生命垂危,还不忘叮嘱徒弟不要坏了规矩,到如今像美丽的丧家之犬,这位德高望重的傲骨宗师,终究难以抵挡岁月的碾压。导演也向我们传达了以焦三爷为代表的曾经代代相传的唢呐匠们,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残酷竞争,逐渐尴尬地走向衰落的悲惨命运。


凤凰涅槃,唢呐长存

    影片的最后,余音犹在,斯人已矣!坟前孤影仅一人,一首《百鸟朝凤》将传统文化的灵与美,哀与伤发挥到了极致,也熔铸着导演对人生、对时代、对变革的感悟,包括那种执拗传承的傲骨精神。

    《百鸟朝凤》中的凤凰汇聚着世间所有的美丽,集合着世人对人生最美好的憧憬,隽永而不遥远,神秘而不陌生。影片中的唢呐,时而高亢激昂,如战马嘶鸣;时而委婉低回,如泣如诉。

    唢呐艺人极致地奔放着生命,如歌般地演绎着人生。可如今,百鸟不再,凤凰也早已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之中。美丽,已经没有了让美丽圣洁的田园,然而孤独的唢呐却还在厚厚的尘埃下,梦幻着涅槃。

    美国导演马丁·斯科塞斯评价吴天明,一位电影界真正的巨人。吴天明的影片大都有着较深的内涵和深度,温厚而朴实。从早期的《人生》、《老井》到《变脸》,再到今天的《百鸟朝凤》,几乎所有的作品都残存着难得一见的艺术家的良心。

    《百鸟朝凤》展现了一代匠人的独具匠心,更是一部言志之作。它不仅是对中国古老艺术的感怀,同时也是一种对时代变迁的无奈。影片的结尾余音绕梁,意味悠长,故事远远还没有结束……

    凤凰虽已逝,但百鸟皆鸣。《百鸟朝凤》自上映就引起了电影圈的极大关注,更是吸引了众多电影人纷纷力挺,张艺谋、马丁·斯科塞斯等就为其做足了宣传。《百鸟朝凤》式的故事似乎还在上演,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珍而重之,在经典影片消弭之际,不灭几点星光。

    至此为吴天明导演的真诚和坚持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