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学院首页      |     学院新闻      |     院部动态      |     民生讲堂      |     媒体民生
                               视频新闻      |     图片新闻      |     菁菁校园      |     电子院报      |     官方微博

世上再无程蝶衣

作者:李新洁 来源:原创 时间: 2016-10-18 点击: 责任编辑:王晓枫

两千多年前,楚霸王和虞姬生离死别,两千多年后,程蝶衣和段小楼用尽一生才走出了彼此的纠缠。

重温了电影《霸王别姬》,依旧是深深地触动了内心。程蝶衣和段小楼,两个人的生命从相遇的那一天就注定要交汇在一起,经历了世事变化,段小楼变了、菊仙变了、时代变了,可只有程蝶衣没有变,他还是那个执着于戏,痴迷于戏,一生只想做虞姬的蝶衣。

段小楼与程蝶衣是一对打小一起长大的师兄弟,两人一生一旦,配合得天衣无缝,一出《霸王别姬》,更是誉满京城,为此,两人约定合演一辈子《霸王别姬》。从此程蝶衣再也走不出霸王和虞姬的梦了,他不在意别人的眼光,他任性,他倔强,他就是要和他的师哥段小楼唱一辈子的戏,演一辈子霸王和虞姬的故事。

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懂得程蝶衣的执念,从被母亲带到学戏的师傅那时起,他的一生就注定和戏相伴一生。只是,也许连程蝶衣自己都没有想到,他可以遇见段小楼,一个令他又敬又爱又恨的男人。那时候的蝶衣还叫小豆子,生逢乱世,身为妓女的母亲无法为小豆子寻得更好的出处,便将他送去学戏。学戏的过程是曲折难熬的,小豆子被自己的母亲剁下畸形的第六指,冰天雪地里,年幼的小豆子无法理解母亲的举动,他恐惧、担忧,但还是被母亲留在这个陌生的地方。

戏班的训练是严厉枯燥的,小豆子常常被其他孩子笑话,只有他的师哥小石头会在他艰难压腿的时候帮他踢掉一块砖,会在他受欺负的时候帮助他,幼时虽艰苦却挡不住小石头和小豆子两颗越来越近的心。小豆子被师傅逼着从小唱旦角,但倔强的他每次都会说“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中途逃跑过一次,但看到戏台之上的霸王和虞姬,小豆子深深地迷恋上了。小豆子痴迷霸王和虞姬的故事,他想着自己唱虞姬,小石头唱霸王,他是为了小石头,为了那个一直照顾他、关爱他的大师哥、后来的霸王段小楼而留了下来,心甘情愿的在后来唱: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也就是这句戏词,使得两人的命运再也无法分开。

蝶衣最大的梦想就是他的霸王和戏,这两样都曾在他生命中画下重重的一笔。然而他的师哥段小楼却娶了妓女菊仙,这时霸王离开了虞姬,蝶衣无法忍受也无法理解,说好唱一辈子戏的两人却走向了不同的道路。小楼遇见了他生活里的虞姬,他要和菊仙开始属于他们的幸福。而蝶衣望着他心里的霸王,固执地说道“不行!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蝶衣固执地相信生命里唯一的东西,那是他从小刻在心里的“从一而终”,他心里沉积的似火真情被小楼一言否定,而在旁人眼里他便沦为了一个疯魔之人。

骄傲的蝶衣,无与伦比的蝶衣,一生为戏而痴,为霸王而痴,为虞姬而痴。人戏不分,是他的资本,也是他活着的最大的意义。他为日本人唱戏,开始仅仅是为了营救段小楼,但青木对京剧的尊重与喜爱又令他不自禁的感到宽慰。后来经历了文革,蝶衣身边的世界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菊仙死了,戏也不唱了,他心里的霸王和虞姬也无法存在了。最后,程蝶衣和段小楼再次在戏台上唱《霸王别姬》,蝶衣终是选择了死去,选择离开这个污浊的、无人懂他的世界、选择了和虞姬一样的结局。

这就是蝶衣,一个为戏而生、为戏而死的蝶衣,一个独一无二,再也无法找到的蝶衣,一个不疯魔不成活的蝶衣,他是蝶衣也是虞姬,一辈子他就只活在霸王和虞姬的世界里,不顾世事纷扰,只在乎心中所想。